Now you see me

Chao's Blog

那些不安分的东西

风一吹,门前的梧桐又掉了不少叶子。我坐在石坎上,双手托着下巴,兀自高兴地看着叶子地消亡史。他们最终又回到了我家的泥土中重新生长出来,这令我很安慰。我又瞥了瞥邻居老张家门那半耷拉着脑袋的树。 又一阵风,好多叶子跑了,跑向了老张家,有的竟与他家的叶子贴到了一起,在他的地盘上游来游去,一副要私奔又犹豫不决的样子。这下我可生气了,我老徐家的叶子要私奔也应该自家亲,况且还没经过我这个主子的同意。想当初,我家养的公牛如此寂寞难耐的时候,也没见到老张主动派出母牛来救急呢。 我气急败坏地拿着扫把对老张家地树猛烈攻击了一阵,把它残存的叶子全部消灭,又把树根旁那些半烂的叶子挑了出来,用力一扫,把他们扫进了路旁的水沟里,然后我心满意足地走开了。 忽然,我感到后脖子一阵酸痒,用手一挠,竟是我家的黑色大头蚁。想必是刚才在我不留神趁机溜上来的,可它怎么会出现在老张家?当初我发现这些家伙只在我家活动时还不禁兴奋了好一阵儿。 它们是我家独有的。不仅我这么认为,乡亲们都同意。不久我便得意起来,这些黑色的小块头由我指挥,我还时常躺在蚁窝前,任它们爬上我的身躯。 现在老徐家墙角的蚂蚁,跑到了老张家,那还得了。我立马趴了下来,寻找更多的踪迹,有大批的黑蚂蚁埋着头,抗上平时藏着的苞米向我过来,领头的竖着长长的触角,什么也没扛,屁颠屁颠地走着。 这让我更不高兴了,这么大规模的搬家,怎么让这只蚂蚁领头,将来可怎么办?为了蚁群的未来,我决定阻止它。我匍匐着身子,等着那只领头的过来。我一手逮住了它 ,轻轻一甩,它就随风落到了树叶上,飘了七八米远。接下来,我就等着蚂蚁们自乱阵脚,回去大本营。事实上,这些家伙又让我失望了。 我暗骂这些不讨好的蚂蚁,随即又想了另一个办法。我跳起身子,跑回后院,拿了铲子和热水壶,在它们的战线前浇了两米多宽的热水,马上开始挖坑。我尽量把挖出来的泥土堆在一起,把水都灌进了挖出的坑里。于是我丢了铲子,心满意足地回去睡觉了。 Post Views: 258

风一吹,门前的梧桐又掉了不少叶子。我坐在石坎上,双手托着下巴,兀自高兴地看着叶子地消亡史。他们最终又回到了我家的泥土中重新生长出来,这令我很安慰。我又瞥了瞥邻居老张家门那半耷拉着脑袋的树。

又一阵风,好多叶子跑了,跑向了老张家,有的竟与他家的叶子贴到了一起,在他的地盘上游来游去,一副要私奔又犹豫不决的样子。这下我可生气了,我老徐家的叶子要私奔也应该自家亲,况且还没经过我这个主子的同意。想当初,我家养的公牛如此寂寞难耐的时候,也没见到老张主动派出母牛来救急呢。

我气急败坏地拿着扫把对老张家地树猛烈攻击了一阵,把它残存的叶子全部消灭,又把树根旁那些半烂的叶子挑了出来,用力一扫,把他们扫进了路旁的水沟里,然后我心满意足地走开了。

忽然,我感到后脖子一阵酸痒,用手一挠,竟是我家的黑色大头蚁。想必是刚才在我不留神趁机溜上来的,可它怎么会出现在老张家?当初我发现这些家伙只在我家活动时还不禁兴奋了好一阵儿。

它们是我家独有的。不仅我这么认为,乡亲们都同意。不久我便得意起来,这些黑色的小块头由我指挥,我还时常躺在蚁窝前,任它们爬上我的身躯。

现在老徐家墙角的蚂蚁,跑到了老张家,那还得了。我立马趴了下来,寻找更多的踪迹,有大批的黑蚂蚁埋着头,抗上平时藏着的苞米向我过来,领头的竖着长长的触角,什么也没扛,屁颠屁颠地走着。

这让我更不高兴了,这么大规模的搬家,怎么让这只蚂蚁领头,将来可怎么办?为了蚁群的未来,我决定阻止它。我匍匐着身子,等着那只领头的过来。我一手逮住了它 ,轻轻一甩,它就随风落到了树叶上,飘了七八米远。接下来,我就等着蚂蚁们自乱阵脚,回去大本营。事实上,这些家伙又让我失望了。

我暗骂这些不讨好的蚂蚁,随即又想了另一个办法。我跳起身子,跑回后院,拿了铲子和热水壶,在它们的战线前浇了两米多宽的热水,马上开始挖坑。我尽量把挖出来的泥土堆在一起,把水都灌进了挖出的坑里。于是我丢了铲子,心满意足地回去睡觉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