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w you see me

Chao's Blog

向日葵

在暗寂的平野上,有一株平凡的向日葵, 她有纯真的笑靥与自信的脸庞。 没有张扬,也没有吵闹, 在黑灰的阳光里,她静静成长。 狂风吹过, 魁梧的大叔沙沙作响,美丽的鲜花被肆意翻折。 柔弱的她,竟也张开枯干的双手轻轻舞蹈。 零乱的树叶在摇晃中纷纷落下, 璀璨的鲜花折杀在地底, 她还是轻轻旋转,眼里只有淡然一汪。 春风越过, 这不是她所需的,这死风。 给她虚假的温暖,麻醉以彻骨的麻醉, 黑暗之地已隔绝了她的温暖。 迷蒙中, 她以自己的身体,冲破这个桎梏, 她低着的头,仍转向太阳原来升起的地方。 Post Views: 229

在暗寂的平野上,有一株平凡的向日葵,

她有纯真的笑靥与自信的脸庞。

没有张扬,也没有吵闹,

在黑灰的阳光里,她静静成长。


狂风吹过,

魁梧的大叔沙沙作响,美丽的鲜花被肆意翻折。

柔弱的她,竟也张开枯干的双手轻轻舞蹈。

零乱的树叶在摇晃中纷纷落下,

璀璨的鲜花折杀在地底,

她还是轻轻旋转,眼里只有淡然一汪。


春风越过,

这不是她所需的,这死风。

给她虚假的温暖,麻醉以彻骨的麻醉,

黑暗之地已隔绝了她的温暖。

迷蒙中,

她以自己的身体,冲破这个桎梏,

她低着的头,仍转向太阳原来升起的地方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