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w you see me

Chao's Blog

读完《红星照耀中国》

斯诺在红区看到的红色中国景象,真的挺有趣的。我在阅读的时候,总会不自觉地将当时与如今的环境相比较。当斯诺进入红区之前,在白区听到、看到关于红区的各种风言风语,所谓共妻、压迫、愚民等政策。这些自然是国民政府强大的宣传机器所致,这是外界了解中国和共产党的唯一途径。红军经过长征,打破国军的围追堵截,这到底是一支怎样的军队?外界对于红区(苏区)总会有一种妖魔化的幻想,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斯诺穿过白区,进入到红区。 红区和白区边界,军事上的对峙必然也会存在一定的缓冲区,期间就产生了物资交流的灰色地带,当然也少不了伪装成白区士兵的红军战士。然而,这种特务人员一旦暴露被捕,其待遇也可想而知。 待续。。。 2022-07-24 更新一下。 每当我在读一本书的时候,总会刻意地关注某些自己认为重要的点,并且快速掠过另一些内容。我相信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阅读方法,我认为这是一种技巧,可以帮助我更好地抓住自己想要的信息;但从另一方面想,这同样也是一种惰性,一种惯势,在一定程度上算是偷懒,可能会错过另一些从未体验过的精彩。写这一段主要是为了提示一下自己,适时地走出舒适区,也许会豁然开朗。我也不是很想把它拓展到科研上去,但即使如此,生活中也会有很多体现。比如,刻意早起(或早睡),去一次书展,做自己没尝试过的菜,周六放下科研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。 又跑偏了,我本来想说的是,关于整本书的内容,我并没有记住太多,因为我一直在关注一个点:作者笔下的普通农民对红白两军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。我大致描述一下自己还记得的:好多小孩自愿加入红军,并且参加过长征,因为他们的家人都受到白军的迫害,或者听到过红军的良好事迹(不争不抢,纪律严明),他们乐于参加红军、坚信共产党的领导;另外,共产党还会在苏区给农民开展扫盲教育,最基本的就是教农民学习共产党的政策,说红好白坏,当然都是最简单的宣传标语;还有书中描写了毛泽东的平易近人、开朗热情,同时也不介意显露个人的一些坏毛病。 这些点能留在我的脑海里,必然也是我所关注的,所谓以史为鉴嘛,况且这还没过一个世纪。看到这些,总会让我不自觉地将其与当今的现状做比较。当时的绝大多数农民并没有任何的政治归属意识,只是单纯觉得谁对我们好,我们就跟谁。所谓不谈信仰,只谈饭碗。那现在呢?普通群众和共产党的关系发生了什么变化(国民党早已不复当年,各种意义上的)?当然我没法代表所有人的想法,只能从个人的和视角加以分析。 我在写的时候,总觉得有个老大哥在看着,总会有所顾忌。。。这种不安全感带来的思想与行动不自由,确实限制创作热情。 待续。。。 Post Views: 96

斯诺在红区看到的红色中国景象,真的挺有趣的。我在阅读的时候,总会不自觉地将当时与如今的环境相比较。当斯诺进入红区之前,在白区听到、看到关于红区的各种风言风语,所谓共妻、压迫、愚民等政策。这些自然是国民政府强大的宣传机器所致,这是外界了解中国和共产党的唯一途径。红军经过长征,打破国军的围追堵截,这到底是一支怎样的军队?外界对于红区(苏区)总会有一种妖魔化的幻想,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斯诺穿过白区,进入到红区。

红区和白区边界,军事上的对峙必然也会存在一定的缓冲区,期间就产生了物资交流的灰色地带,当然也少不了伪装成白区士兵的红军战士。然而,这种特务人员一旦暴露被捕,其待遇也可想而知。

待续。。。


2022-07-24

更新一下。

每当我在读一本书的时候,总会刻意地关注某些自己认为重要的点,并且快速掠过另一些内容。我相信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阅读方法,我认为这是一种技巧,可以帮助我更好地抓住自己想要的信息;但从另一方面想,这同样也是一种惰性,一种惯势,在一定程度上算是偷懒,可能会错过另一些从未体验过的精彩。写这一段主要是为了提示一下自己,适时地走出舒适区,也许会豁然开朗。我也不是很想把它拓展到科研上去,但即使如此,生活中也会有很多体现。比如,刻意早起(或早睡),去一次书展,做自己没尝试过的菜,周六放下科研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。

又跑偏了,我本来想说的是,关于整本书的内容,我并没有记住太多,因为我一直在关注一个点:作者笔下的普通农民对红白两军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。我大致描述一下自己还记得的:好多小孩自愿加入红军,并且参加过长征,因为他们的家人都受到白军的迫害,或者听到过红军的良好事迹(不争不抢,纪律严明),他们乐于参加红军、坚信共产党的领导;另外,共产党还会在苏区给农民开展扫盲教育,最基本的就是教农民学习共产党的政策,说红好白坏,当然都是最简单的宣传标语;还有书中描写了毛泽东的平易近人、开朗热情,同时也不介意显露个人的一些坏毛病。

这些点能留在我的脑海里,必然也是我所关注的,所谓以史为鉴嘛,况且这还没过一个世纪。看到这些,总会让我不自觉地将其与当今的现状做比较。当时的绝大多数农民并没有任何的政治归属意识,只是单纯觉得谁对我们好,我们就跟谁。所谓不谈信仰,只谈饭碗。那现在呢?普通群众和共产党的关系发生了什么变化(国民党早已不复当年,各种意义上的)?当然我没法代表所有人的想法,只能从个人的和视角加以分析。

我在写的时候,总觉得有个老大哥在看着,总会有所顾忌。。。这种不安全感带来的思想与行动不自由,确实限制创作热情。

待续。。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